内容正文

志愿军26军失利, 宋时轮怒撤其番号, 军长拍桌: 这是毛主席定的

日期:2022-09-20 17:37 作者:admin 点击数:

长津湖战役,是一场比上甘岭战役还要惨烈、更为卓绝的战役。

在长津湖战役中,志愿军战士冒着风雪严寒的恶劣天气,在武器装备、战场补给、通讯联络等方面都远不如敌军的情况下,怀揣着一腔热血和不惧生死的精神,和敌军在长津湖附近展开了一场为期17天的空前较量。

在此次战役中,尽管最终以第九兵团险胜而结束,但也有失利的部队,那就是第九兵团第26军。26军没有完成作战任务,司令员宋时轮一气之下怒撤其番号,令人意外的是26军的军长竟然拍着桌子说:“26军的番号是毛主席亲自定的,你撤不了!”

那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26军为何没有完成作战任务?最终26军的番号有没有被撤销呢?

志愿军入朝作战

第九兵团赴朝参战

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于1950年11月5日结束,此时敌军得知我国介入朝鲜战争的消息,但他们却错误地认为我方的目标仅限于保护丰满水电站,入朝的军队应该也不超过三四万人。于是美军决定发动“总攻势”,向鸭绿江全线推进。

麦克·阿瑟以美军第8集团军在西、美军第10军在东,对志愿军发起钳形攻势,更是叫嚣要在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。面对这一情况,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第9兵团入朝作战的步伐骤然加快。

第9兵团下辖第20、26和27军,共有15万人,是华东野战军的主力部队。其中第26军第77师则是鲁中部队的中坚力量,除了八路军第115师特务营外,其他的都是参加徂徕山、黑铁山起义的部队以及各县大队武装。

77师作风泼辣,擅长打攻坚战,战斗力更是数一数二的,是第26军的主力师。而刘学山所率领的第229团和张端胜所率领的第230团,又是第77师的英雄团,两支队伍在8年全面抗战和3年解放战争中屡立战功,威风凛凛。

宋时轮

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在司令员宋时轮的指导下昼伏夜出,没想到竟然瞒过了美军的航空侦察兵。就这样,15万志愿军战士悄悄逼近朝鲜江界地区,呈一字排开,形成一个拱卫之势。

此时,美军第10军的军事部署是分兵东西两路北上,东路是美步兵第7师一部和韩军部队进攻新兴里;西路则以美陆战第一师和步兵第7师一部进攻柳潭里。根据敌情,第9兵团安排第26军阻击敌东路军,第20军和第27军则穿插切割歼灭敌西路军。随后便开始了著名的长津湖战役。

长津湖战役作战命令下达后,从志愿军第9兵团3个军的位置来看,最靠近长津湖的便是位于正西面的第20军,然后是位于长津湖地区正北面的第27军。在三个军中,第26军的集结地离长津湖地区是最远的,因此在长津湖战役爆发的最初,宋时轮便将第26军作为总预备队。

志愿军第9兵团的作战计划是这样的:以第20军和第27军分割保卫美陆战第一师,紧紧拖住他们不放,然后等第26军加入战场后,再完成对敌人的歼灭。

然而计划十分完美,但在实施的过程中却遇到不少困难。因为第9兵团入朝比较仓促,再加上美空军的严密封锁,后勤补给跟不少,尤其缺少御寒的冬衣,而战士们也因为挨饿受冻导致战斗力大大下降,人员也大幅度减少。

11月14日,西伯利亚寒流影响了朝鲜北部,当地温度骤然下降到零下20—30摄氏度,这更加剧了第9兵团的战役部署难度。宋时轮被迫将进攻时间推迟两天,直到11月27日才发起进攻。

志愿军第9兵团的第20和第27军的战士们冒着严寒,对美军陆战第一师和步兵第七师第31团级战斗队发起了进攻。当时美军还处于一种兵力分散的进攻状态,他们的最高指挥官更是狂傲自大,一直以为他们的对手只不过是北韩部队。再加上第9兵团隐蔽前进,这也令美军第31团级战斗队陷入困境。

在美军坚持5天后,志愿军战士全歼美军第31团级战斗队。战斗结束后,志愿军共歼灭敌军3191人,击毙该团指挥官麦克里安上校和继任者赞斯上校,缴获“北极熊”团团旗,创造了抗美援朝战争中全歼美军一个整团的记录。

美军陆战第一师是美国海军陆战队中资历最老,也是规模最大的一支王牌劲旅,曾参加了二战中的瓜达尔卡纳尔岛、贝里琉岛、冲绳岛等战役,从无败绩。最重要的是这支队伍还曾在二战结束后来到我国华北进行占领任务,直到1947年9月1日最后一支部队才正式撤出中国。

其中不少高级军官在中国待的时间比自己国家都长,他们对我国军队的战略战术和战斗意志也不陌生。他们曾试图解救第31团,但该团早已被我军团团包围,难以救援。后来得知第31团全军覆没的消息后,他们当即突围,从海路撤退。

第26军没有完成作战任务

1950年12月1日,新兴里的敌人全军覆没,东线美军第10军全线动摇。此时,西线美第8集团军正退往肃川、顺川。美第10军在朝鲜半岛东北一隅之地孤军奋战,而且兵力分散,特别是陆战第1师在长津湖地区陷入我军的分割包围之中,随时都有全军覆没的可能。

美第10军军长命令所有部队按照原定计划,向咸兴、兴南地区实施总退却。与此同时,还命令美陆战第1师立即将柳潭里的部队收缩到下碣隅里,然后在美第3师的策应下向南突围。

根据中央军委和彭德怀的“加紧歼灭被围之敌”的指示,鉴于东线的敌军拼命向南突围,宋时轮和陶勇决定采取围追堵截的战术,以歼灭长津湖地区的敌军。部署如下:

以第27军和第20军第59师迅速歼灭柳潭里突围的敌军;第26军从长津湖以北地区南下,接替第20军攻击下碣隅里的任务;第20军第60师和第58师抵达黄草岭地区,第89师留下一部在社仓里警戒,剩下则前往黄草岭以南上通里、下通里地区,阻止美军向南逃跑,向北支援。

根据第9兵团的部署,第27军命令第59师坚决守住鹰岭阵地,阻止柳潭里的敌军和下碣隅里的敌军会合,同时加紧对柳潭里敌军构成包围之势,争取在运动中将其一网打尽。在志愿军战士们的猛烈进攻之下,柳潭里的敌军受到严重的打击。

12月3日,美军该部在50多架飞机的掩护下,以坦克群为先导,倾尽全力进行突围,向志愿军鹰岭一线阵地进行猛烈的攻击。下碣隅里的美军也开始向西进攻,接应柳潭里的美军。志愿军第59师的战士们腹背受敌,最终因连日作战,缺少枪支弹药,再加上因寒冷人员大幅度减少,阵地被美军突破。

柳潭里的美军逃往下碣隅里后,美陆战第一师开始破坏全部重装备,然后整顿队形,准备向南逃。宋时轮当即命令第26军紧急向南追击,准备在12月5日晚实施围歼下碣隅里敌军的作战。

第26军的军长张仁初在接到命令后,火速命令各师向战区疾进。就这样,各部队在高山峻岭、冰天雪地中昼夜兼程,向南进攻。但非常可惜的是,由于战士们穿着薄棉衣在零下30多摄氏度的雪地里行军,饥寒交迫,途中又遇到美军飞机的频繁空袭,再加上风雪弥漫,路途遥远,道路不熟,因此没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发起进攻。

当张仁初决定于12月6日晚指挥战士们,对下碣隅里的美军陆战第一师发起进攻的时候,却发现对方早已在大量飞机、坦克的掩护下从下碣隅里向南突围了。

此时,第20军主力已经来到黄草岭南北地区,第89师也尾追社仓里的美军第3师第7团,并成功歼灭该团一个营的兵力,随后来到下通里以北地区。宋时轮得知这一情况后十分高兴,当即调整部署:

“第20军部队依托已占领的阵地,层层截击向南逃跑的敌军,阻止其向北增援;第26军由下碣隅里向南进攻;第27军立即从右翼经社仓里向咸兴以西的方向发起进攻,以阻断敌军的退路。”

各部队根据宋时轮调整后的部署,克服寒冷天气、断粮断水、弹药不足等重重困难,发挥不怕艰难困苦,不怕流血牺牲的精神,对南逃的敌军展开围追堵截。

12月8日,美陆战第一师在大量航空兵的支援下,继续向南突围,随后在古土里以南的狭隘路段被志愿军第58师172团两个连阻截。双方在零下30多摄氏度的天气下激战数日,最终志愿军战士在只有20多人可以战斗的情况下,仍坚守阵地,歼灭美军800余人,令向南逃的美军寸步难行。

冻亡的战士

12月8日晚,朝鲜的气温骤然下降到零下40多摄氏度。第二天凌晨,美陆战第一师再次向古土里以南的志愿军发起进攻,但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,坚守在阵地上的志愿军战士早已全部冻亡……

宋时轮想要撤销26军番号,张仁初:这是毛主席亲定的

志愿军第9兵团在长津湖地区的作战是在非常困难的条件下进行的,在战役进行期间,战区连降大雪,气温平均在零下27摄氏度左右,最低达到零下30多摄氏度。

在这一环境下,志愿军战士们身穿单薄的棉衣,吃着冰冻的土豆,有时候后勤补给困难,有的部队一两天只能吃上一顿结成冰的高粱米,这也导致战士们体质严重下降,冻伤减员大幅度增加。

当时天气十分寒冷,许多步枪和机枪的枪栓也被冻坏,无法射击,通讯联络信号更是时有时无。尽管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,宋时轮仍向毛主席和彭德怀保证:“对当前的任务,我们将付出百倍的努力完成,还请中央放心!”

紧接着,宋时轮指挥第9兵团发扬人民军队英勇顽强、不怕牺牲的精神,和美军浴血奋战十多个昼夜,最终歼灭上万敌军,给美陆战第一师和步兵第7师一部歼灭性的打击。不仅成功打开东线战局,并保障志愿军西线部队的侧后安全,在极大的困难下,第9兵团顺利完成战略任务!

不久后,志愿军司令部、政治部联合向第9兵团全体指战员发出贺电:

你们在冰天雪地、弹尽粮绝的极端情况下,还能和敌军苦战半个多月,最终熬过困难,打败敌军,收复许多重要城镇,取得了巨大的胜利。这种坚强的战斗意志和大无畏精神,都值得我们全军学习……

随后,毛主席也发来电报,给予第9兵团指战员高度评价:

“第9兵团此次在东线作战,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,完成了巨大的战略任务!”

当宋时轮收到毛主席发来的电报后,激动不已,当天晚上召开会议,向大家传达毛主席的电报。

长津湖战役结束后的这年年底,第9兵团召开师以上干部会议。在此次会议上,宋时轮高度赞扬了第20军和第27军,唯独没有夸赞第26军。

随后,宋时轮对第26军没能按时抵达战区指定位置,堵住敌人提出批评:“在长津湖战役中,大多数部队表现的都非常好,唯独第26军没能完成作战任务,将美军放跑了!”

张仁初

第26军的军长张仁初知道是自己没有完成任务,因此面对宋时轮批评的时候,他一句话也不说,只是低着头。但宋时轮见到张仁初这样却更加生气,一气之下竟然说出要撤销第26军番号的话,这下张仁初可忍不了了。

只见张仁初拍桌子站起来,大声说道:

“我们没有完成作战任务是我们的不对,但你不能说我们26军不会打仗,我们之前哪次没获得胜利?你让我们从黄草岭赶到这里,我们用的是腿,不是和你一样坐四个轮子的!26军的番号是毛主席亲自定下的,你是取消不了的!”

其实宋时轮说取消26军的番号也是气话,要知道在长津湖一战中,饿死、冻死的战士不计其数,这也令宋时轮更加痛恨美军。因此,宋时轮才会一气之下,将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没有完成堵截美军任务的第26军身上。

就在宋时轮和张仁初争吵的时候,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来了,他了解了前因后果后说:“好了,都不要吵了。宋时轮你也不要说了,错误面前没有真理!”

确实,在这次战役中,不管是负责指挥的宋时轮,还是执行任务的各个部队,都有一定的失误。而现在我们最需要的不是挑错,而是总结经验,整顿部队。后来,张仁初在总结会议上明确要求全军“要打一仗,进一步!”

1951年1月25日,“联合国军”发起全面反攻,志愿军战士当即进行了第四次战役。2月7日,张仁初率领第26军连续行军,从永兴疾进到议政府、抱川等地,和美军步兵第3师、第25师等部队共3万余人进行阻击战。

张仁初亲自来到前线阵地查看,解决了不少问题,他说:“战场上是要流血牺牲的,战前准备决不能有一丁点的马虎!”张仁初指挥部队在正面40公里、纵深55公里的地方构建四道防御阵地,坚守半个月的时间,没让敌军跨过“三八线”一步。

4月15日,“联合国军”向第四防御抵达发起疯狂的进攻,张仁初决定率领第26军给予敌军沉痛的打击。为了诱敌深入,4月16日晚上,张仁初指挥主力部队撤离到高台山到葛末面一线预备阵地。

与此同时,彭德怀亲自给位于重要防御方向的26军78师师长齐安聚打去电话:“务必再接再厉,坚守阵地,阻止敌人进攻,为第五次战役创造有利条件!”张仁初接到齐安聚的报告后,当即要求战士们坚决落实彭德怀的指示,咬紧牙关,减少伤亡,坚持到底!

第26军的战士们浴血奋战,奋勇杀敌,打退了“联合国军”数十次进攻。到4月21日,第26军胜利完成运动防御作战任务,歼灭敌军1.58万余人,击毁坦克76辆,成功迟滞了“联合国军”的进攻,令敌军平均每天只能推进1.5公里,付出了十分惨痛的代价。

1952年3月,26军奉命将防务移交给第15军。6月,张仁初率领第26军回国。赴朝期间,张仁初指挥第26军进行大大小小战斗高达梳百词,共歼灭敌军3.8万余人,缴获了大量枪支弹药,出色地完成了上级交给自己的任务。

毛主席紧握张仁初双手:谢谢你!

1955年,解放军实行大授衔。在授衔之前,工作人员根据军委指示开始了军衔评定工作。不久后,一位叫韩欲勤的工作人员来到张仁初的家里:“张军长,我来的时候李政委指示,让您把军党委对您军衔评定评议内容要一句一句地过目,有什么意见的话由我带回去,军党委研究后再向中央军委汇报。”

张仁初笑着说:“只要军党委研究同意了,我就同意,不用看了!”韩欲勤摇了摇头,说:“这不符合规定,这也是我的任务。”张仁初无奈,只好点头答应。

韩欲勤从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讲到抗美援朝战争时期,当讲到天险腊子口战斗的时候,张仁初激动地说:“这是我在毛主席、朱总司令和团长王进湘、政委杨成武的指挥下,打的一个漂亮仗……”

毛主席

1934年10月10日,张仁初所在的红一方面军跟随党中央和毛主席开始了长征。1935年8月下旬,党中央决定红军北上过草地,红一方面军第四团受命成为右路军的先遣团,张仁初担任4团2营营长。

过草地是非常凶险的,因为你不知道前面究竟是实心的平地还是沼泽。毛主席亲自给先遣团布置了任务:“你们在前进过程中,多做一些‘由此前进’的路标,上面附上箭头,凡是有岔路口就插一个,好让后续部队能够顺着正确的方向前进。”

先遣团进入草地后,大家心里都是没底的,黑色的积水到处都是,还散发出阵阵臭气,几乎找不到能下脚的路。张仁初十分关心战士们,他一路上嘘寒问暖,为了缓解战士们紧张的情绪,他还会时不时地开个玩笑。

后来有些伤员的粮食吃完了,张仁初就让警卫员将自己的粮食拿给他们,警卫员不肯,他指着前面茫茫的草地说:“我不会饿死的,你看前面有那么多野菜。”当时草地阴冷潮湿,根本找不到可以烧的柴火,更别说生火煮野菜吃了。

1935年9月12日,红军抵达川北俄界,中央在这里召开会议,没多久继续前进,向腊子口出发。腊子口是通往甘南的咽喉,更是一处不好通过的天险。而这项艰巨的战斗任务再次交给红一方面军2师4团的身上。

张仁初所率领的6连是攻打天险腊子口的突击队,他们的任务就是从正面进攻,夺取木桥,猛攻隘口。张仁初和突击队员背着大刀,腰插手榴弹,手持长短枪在9月16日晚上发起了进攻。

敌人死死守住桥头堡,右岸石壁上的敌军更是扔下大量手榴弹。张仁初见强攻不行,便在前线召开了会议,最终决定兵分两路夺取木桥。后来在张仁初的带领下,战士们攀上了敌军右岸峭壁的后坡,敌军见状慌忙逃窜。

9月17日凌晨,战士们终于占领天险腊子口。张仁初的机智果断、不畏艰险的精神也为战士们做出了表率,受到了毛主席等人的高度赞扬。

1955年9月27日,张仁初被授予中将军衔。当年在北京全体将军都受到毛主席的亲切接见,当他见到张仁初的时候,亲热地握着对方的手说:“你就是当年攻打天险腊子口的张仁初营长吧?这一仗打得很好,谢谢你!”

1967年10月,张仁初被检查出患有结肠癌,随后做了切除手术。1969年6月,张仁初检查身体的时候发现结肠癌肝脏转移,再次住院。本以为能够得到好转,没想到在同年11月4日,张仁初就因病逝世,享年60岁……

三分彩平台,三分彩官网,三分彩网址,三分彩下载,三分彩app,三分彩开户,三分彩投注,三分彩购彩,三分彩注册,三分彩登录,三分彩邀请码,三分彩技巧,三分彩手机版,三分彩靠谱吗,三分彩走势图,三分彩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三分彩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